超_钛合金布狼牙

十方观遍,庸人恋阙

丝线

我的梦是一条永远延长的丝线,它越过开满黄玫瑰的沙丘落入我的手中。每当我睡去,梦中都是断断续续的幻想,脚趾踏在浅绿的地毯上。

在那里,我长着温暖的羊毛,鹿角从我的头顶伸出。我学艺术,再也没有了计算的烦恼。既像偶蹄又像鱼鳍的手中握着丢失的钢笔,末端缠绕着那根丝线。

梦醒的时候,我就哭了,泪珠沿着丝线滚下去,串成了一个项链。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