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yaMa

Bad woman, Mad woman

凌晨的列车

火车,有着钢铁之躯的庞然大物,犹如一条长龙在乡村中蜿蜒而过。跨过星星点点的灯火,跨过雾气弥漫的梯田,呼啸着向黎明奔去。
它从桥上游去,又从桥下潜走,跨过一条小河,又越过一座高山。
天亮了一点,又亮了一点。由深蓝变为浅灰,车身周围环绕着一圈彩霞。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房子向后倒退。古老的,崭新的,翻修的,复建的,一个个都从眼前一闪而过,留下一片模糊的影子。
空旷的田野上种了一排一排的树,它们三五成群,闲散地分布着。旁边就是一块一块的田,挨挨挤挤,错落有致。田地里开始出现劳作的人,他们戴着大大的草帽,穿着胶鞋,蹲在田地中央。

清晨的未名湖畔,野鸭游弋,群鱼翻腾。
观水天相接,望垂杨坠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