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_钛合金喷漆灯罩

十方观遍,庸人恋阙

我回到了很远很远的过去。

一切都没发生,

一切都可以重来。

所有人都向前走去,只有我一个人被留在了那个夜晚。

我知道,那一刻起,我就溺死在了黑夜之中,只留下一具空壳于人世间游荡。

车灯的倒影


不晚

飘着小雨

想家的感觉

甜甜蜜蜜的,

像是偷吃了一口软糖

惹得蛀牙钻心的疼


我爱上了一个剪影

背景是芭蕉和夕阳

站在不知名的机场

裹进由香料和针织物组成的旋风

我看着她

就想起来古老的晨光

还有被风扬起的尘埃

“她的唇色鲜红”

熟悉的香味,佛手柑里混着红茶

悬浮在白光的象牙塔

塔顶旗帜飘扬,对现实的挽歌

“她的表情不羁”

从天体缩放,到细微的光线

塌陷,冲撞,爆裂,融合

在真空内声如洪钟

像是一根弦拨动着

摇曳出了整个宇宙

“她的枷锁黄澄澄如金”

皮肤的纹理

我转头向后看向未来

塔顶的白鸽子飞了

我也在半空翱翔

被剪去翅膀的虾和鱿鱼

跳舞的珊瑚

海中熊熊燃烧的大火

还有她


是的,是的,是的,

是我。



“从今往后,谁也见不到谁,谁也恨不了谁。都成了灰,成了土,好极了,好极了。”

“活烹了好啊,活烹了热闹。”

“家长是孩子航线上的舵手,而不是王位上的暴君。”

君不正,臣投他国;

父不慈,子奔他乡。

 @白鸠鸠鸠呀 

“在地狱吻你。”

熬夜一时爽

一直熬夜一直爽

通宵火葬场

现在我该考虑考虑怎么活过这十二个小时了